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乐陵新闻网 > 国际新闻 >

中东多国政局动荡 专家:恐出现新难民潮

时间:2019-12-07 03:20 | 来源: | 作者:admin666

  原标题:中东多国政局动荡,专家:恐出现新难民潮,欧盟或收紧政策

  12月5日,由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办的《欧盟及其成员国移民与难民问题研究》新书首发式暨学术研讨会在上外虹口校区会议中心莱茵厅举行。 澎湃新闻记者 胡甄卿 图

  近来,随着进入欧洲的难民数量上升,与此同时中东多国政局动荡,欧洲或迎来新一轮难民危机。

  12月5日,由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办的《欧盟及其成员国移民与难民问题研究》新书首发式暨学术研讨会在上外虹口校区会议中心莱茵厅举行,来自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社科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上海欧洲学会、上海市社联等沪上多所高校、智库与学术团体的近20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深入探讨欧洲难民与移民问题的由来、现状与将来。

  入欧难民人数上涨,德国发出警告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11月27日报道,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11月间,共有4.4万名难民渡过爱琴海进入希腊,其总人数已比2018年全年高出了33%,去年全年进入希腊的难民人数仅为3.25万人。

  而据德国之声(DW)此前报道,欧洲边境与海岸警卫局发布报告称,进入希腊的难民大多来自阿富汗。仅在10月份,进入希腊东部莱斯沃斯与萨摩斯等岛屿寻求庇护的难民人数就大幅增长,这些岛上的接收营地拥挤不堪,目前已有3.3万余人滞留在营地中。

  《外交政策》杂志刊文指出,数万名难民生活在“条件糟糕甚至恐怖”的接收营地中。10月下旬,欧洲人权委员会专员杜尼娅·米亚托维奇(Dunja Mijatovic)更是警告称,希腊的难民接收营地正处在“灾难的边缘”。米亚托维奇指出,共有约10万名难民目前滞留在希腊,生活条件堪忧,而他们的庇护申请处理工作却迟迟不见进展。

  “我们在欧盟外部边境管制问题上必须给予欧盟伙伴国家更多帮助”,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之前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说。“在太长时间里,我们让这些国家独自面对。”泽霍费尔说道,“假使这些国家没有得到帮助,那么我们将经历与2015年一样的难民潮,或者甚至比4年前更大的一波难民潮。“

  欧洲难民问题与中东休戚相关

  据欧洲统计局(Eurostat)2017年发布的数据,2016年进入欧盟申请庇护的难民总人数达120万人,难民大都来自叙利亚、阿富汗、伊拉克与巴基斯坦等国。值得注意的是,叙、阿、伊这三个中东三国难民数目之和占到了难民总人数的一半多。

  德国之声此前则在其报道中指出,截至2018年年底,在德国寻求庇护的难民人数累计达180万人,其中62%来自叙利亚、伊拉克与阿富汗。

  “欧洲的难民问题主要就是中东难民问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在新书首发式上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欧盟内部生活着大量中东的穆斯林难民与移民,他们带来的犯罪与恐袭等一系列问题给欧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除去已经进入欧盟的中东难民,与欧盟接壤的国家,尤其是土耳其接纳了数以百万计的中东难民。据联合国难民署11月27日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土耳其共接纳了361.4万叙利亚难民,是接受叙利亚难民最多的国家。

  “当前欧洲难民问题暂时缓解,一部分原因正是欧盟与土耳其以及地中海南岸等国家达成了多项有关难民问题的协议,欧盟与中东国家在地中海进行边界联合巡逻。”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忻华在新书首发式上向澎湃新闻表示,“欧盟与土耳其等中东国家联合推行的政策在短期内有效地消除了欧洲面临的难民潮压力。”

  而据路透社12月5日报道,土耳其已多次指责欧盟未给予其足够的援助来收容数以百万计的中东难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在近日于伦敦举行的北约峰会上敦促欧洲国家为土耳其收容难民提供资金支持。

  德国之声报道称,尽管欧盟与土耳其早在2016年便达成了一项旨在减少叙利亚难民涌入希腊的协议,根据协议,欧盟承诺分两期向土耳其提供60亿欧元的援助(折合美元66.64亿),这笔款项将用于帮助难民的项目,然而,截至2019年10月底,据欧盟委员会消息,欧盟仅向土耳其提供了26亿欧元(28.88亿美元)的援助。

  土耳其阿纳多卢通讯社此前刊文指出,埃尔多安在10月初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起“和平之泉”军事行动时发表讲话猛烈抨击欧盟,说欧盟“从来都不真诚”。他强调称,土耳其已经为收留叙利亚难民花费了400亿美元。

  中东政局动荡或催生新一波难民潮

  尽管近年来叙利亚局势已趋于稳定,但中东地区的整体局势并不稳定。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此前报道,自去年美国单五月天堂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对伊朗重启制裁,试图将其石油出口“清零”以来,伊朗经济遭到不小的冲击,伊朗民生受到影响,2019年,伊朗国内已发生多次针对物价上涨的抗议示威活动,活动中,伊朗多地发生暴力冲突。

  除了伊朗,伊拉克与黎巴嫩等国今年也持续发生抗议示威活动,起因均与经济发展迟缓、基础设施落后、政治改革陷入僵局有关,其中伊拉克的抗议示威活动中夹杂着严重的暴力冲突。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此前报道,在截至12月2日的短短两个月间,已有至少432人在与抗议有关的暴力冲突中身亡,另有19136人受伤。

  “鉴于目前伊拉克与伊朗等中东国家存在政局进一步动荡的风险,中东或产生新的难民。”忻华分析称,“近来西亚北非多个国家抗议示威乃至暴力冲突频发,一旦局势失控,与中东国家地理上十分接近的欧洲国家恐怕将面临又一波难民潮。”

  以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为主席的新一届欧盟委员会于11月27日获得欧洲议会批准,并于12月1日就职,新一届欧委会预计将于2020年2月出台难民与移民政策的调整方案。

  对此,忻华指出,由于目前欧盟内部反难民与移民的极右翼民粹势力坐大,欧盟在接纳难民与移民等议题上会进一步趋于保守,可能会逐步收紧难民与移民政策。

  “今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中,欧洲极右翼民粹党团取得了突破性的胜利,欧洲议会内政治力量结构明显不同以往,在此情况下,极右翼民粹势力必定会对欧盟在难民与移民议题上施加更大的压力。”忻华告诉澎湃新闻。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