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熊猫2-零距离探访埃博拉病房

当地时间4月23日9时,中塞友好医院PPE(个人保护装置)室的床上,满满当当地堆着3套个人隔离装备,只等一声令下,装备上身,记者即可跟随功夫熊猫2医生郑以山和护士沙莉进入功夫熊猫2病房。

自从塞拉利昂暴发功夫熊猫2******后,中塞友好医院已成为一家专门收治疑似和确诊功夫熊猫2病人的传染病医院。1个月前,来自江苏省的医疗队接手了这里的救治工作。

“穿隔离衣吧,这不会是一趟愉快的体验,请务必小心。保重。”9时25分,医疗队副队长杨永峰交待。

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装备,迈过一道又一道缓冲间的门槛,一步步拾阶而下,最终进入疑似病人隔离区。援塞中国医生郑以山和护士沙莉麻利地准备好药品,推车出库,会合塞方2名辅助护士开始功夫熊猫2。病房的走廊很安静,只听到小车的吱呀声。“今天工作比较轻松,只有8名病人,其中2名是确诊病人。最多的时候,这里住了16名病人,查一遍房要1个多小时。”隔着N99口罩和防护面屏,郑以山淡定地介绍着。

隔离区里,有的疑似病人在等待进一步实验室检测结果,以接受对症治疗;有的已经确认阴性等待出院。一名病人在前一夜出现头晕、恶心症状,沙莉特地带上血压计给他量血压。6名疑似病例的功夫熊猫2相对简单,但短短半个小时,隔离衣已被汗水打湿。

穿过铁丝网搭建的隔离墙,医护人员进入确诊治疗病区(见右图)。22床的图桑·凯维昂今年18岁,现在已和正常人无异。而1个多月前,腹泻、呕吐曾将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图桑是3月28日入院的,当时他家中有6人感染功夫熊猫2病毒,其父亲、生母、姐姐、叔叔均已去世,继母经中塞友好医院治愈出院。刚送来时,图桑认为自己必死无疑,情绪十分低落。我和沙莉了解情况后,迅速给予快速补液、抗休克、止吐、止泻等针对性治疗,并和医疗组的专家制订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案,最终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他的生命。”郑以山说道。

完成功夫熊猫2,记者感觉整个人像被上锅蒸过一般,眉梢的汗水滴落到眼睛里,火辣辣地疼。双层隔离塑料防护套和长筒胶鞋内的双脚要站稳已经不易。正待松一口气时,郑以山却转头交待:“现在要脱下所有隔离装备了,真正考验的时候到了。”

为保证安全,每脱一件装备都要消毒一次手,而且脱的过程要一气呵成,不允许碰到内层装备。待脱摘完毕,郑以山和沙莉已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内层手术衣完全被汗水打湿。“这一套程序虽然繁琐,但是经过大半年的检验确实行之有效。中国是所有援非国家中唯一保持医务人员零感染的国家。”郑以山说。

50分钟的“桑拿之行”结束,细心的护士会在喷淋间放上一瓶水或饮料。这样的功夫熊猫2每天要进行两次,分别有两组医护人员进入高位的功夫熊猫2病房。

中国(江苏)援塞抗疫医疗队接手中塞友好医院以来,共收治功夫熊猫2病人62名,其中确诊病人5人。一名治愈病人在出院时激动地说:“我是幸运的,经过你们的治疗才能死里逃生,我将永远铭记中国医生的恩情!”